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耿铭钟 > 打车好难

打车好难

周六脚扭了,脚踝肿胀,早上需打车上班。

下楼之前,用某滴的“打车神器”叫车,无人应,再叫,还是一样,叫了五次均告失败,作罢。心想:可能是某滴降低补贴之后,出租车司机抢单的积极性,也一同降低了,没准出小区后就会有空车在等活。

事实证明,我想象得太美好。

在马路边站了30分钟,后又走到十字路口等了十几分钟,在脚踝的肿痛中和烈日的炙烤下,我汗流浃背、愤恨失望,无奈地走向公交车站。

蹒跚过街、穿过车流,终于走到公交车站,看到出租车仍心存侥幸地招手,最终也只能看着一辆辆或“空车”或“暂停”的出租车呼啸而过。也不是没有出租车停下,但询问我去往何地后,选择拒载,原因是这里距三里屯太近(大约18块钱)。

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好像都“不差钱”。整个打车过程中,“空车”不下10辆,挂着“暂停”牌的出租车也有七八辆,而当时是九十点钟,并非出租车交车换班高峰。

北京出租车起步价已经达到13块(前3公里),每公里2块3毛钱,到目的地后还加收1块钱的燃油附加费,且之前出租车司机抱怨的高额“份儿钱”不变,如果出租车公司上调或变相上调“份儿钱”,经举报政府会处罚。

在此情况下,出租车空驶、拒载,司机们似乎不再在意了,不仅不在意,而且变得肆无忌惮了,因为压力不大了,钱好赚了。

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冠冕堂皇的理由,为出租车空驶、拒载辩护,我只说我自身的感受。当某滴不再是“神器”,当“份儿钱”不变运价调高后,我真的感觉打车越来越难。

这时,途径三里屯的431路慢慢悠悠地来了,上车,没空座,抬起肿痛的左脚站着,红灯、路口、进站刹车、急刹车,趔趄,20分钟后终于到站。拜北京出租和伤脚所赐,我迟到了。

推荐 3